碧水源董事長文劍平做客CCTV2《交易時間》 發出環保行業“一線的聲音”            

分享到:
12433 2016-04-27 14:27:02

碧水源董事長文劍平做客CCTV2《交易時間》 發出環保行業“一線的聲音”

視頻分類 會議視頻 視頻來源 綜合,企業家,新聞視頻

4月25日,在CCTV2財經直播節目《交易時間》中,碧水源董事長文劍平受邀做客演播室,代表環保產業發出“一線的聲音”。以下是節目文字實錄:

在今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正式通過了第十三個五年規劃,與以往相比,這份長達6.6萬字的綱要,綠色發展成為貫徹通篇的主基調,無論是今后5年經濟社會發展主要目標的確定,還是各篇章內容的闡述,以及在“加快改善生態環境”篇章進行專門論述,都無一不體現出綠色發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中的重要性。

按照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新的目標要求,“綱要”提出了今后5年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作為目標之一首次提出,如何實現這個目標,“綱要”專門列出“加快改善生態環境”篇進行闡述,這一篇章篇幅近6000字,占整個“綱要”全文字數的近1/10,可謂是濃墨重彩。在提到如何發展綠色環保產業方面,“綱要”提出,要培育服務主體,推廣節能環保產品,支持技術裝備和服務模式創新,完善政策機制,促進節能環保產業發展壯大。

主持人:接下來進入到“一線的聲音”,這是我們財經頻道從4月起將連續制作的系列節目。在這個系列節目中,我們將從2000余家A股上市公司中,遴選出一批具有產業代表性,行業引導力的領軍上市公司,邀請這些公司的掌門人進入財經頻道演播室,將圍繞新常態下企業如何發展進行深入討論,在分享智慧的同時,也展現轉型升級時期的企業家精神。

今天我們邀請到的嘉賓是碧水源公司董事長文劍平先生,文總早上好,歡迎您做客演播室

其實我們知道2015年有兩項新政策落地,給環保行業帶來了一個黃金時期,一個是新修訂的環保法的實施,另一個是水十條。有一個聲音是說2015年是環保行業的黃金期,而今年環保行業是處在風口,您作為其中一員,是否有切身感受?

文劍平:我個人的感受,現在的環保行業有四個特征,一個是政府各個層面和老百姓對環境的意識,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提高了,第二個是國家對環保政策治理環保的措施,比以往都要嚴格,第三個是國家的資源包括人才、投資、技術開發,向環保領域轉移明顯,第四個是創新驅動對環保的帶動有了明顯的感受,尤其是政府對環保的市場的釋放采取了非常重要的舉措。

主持人:如果讓您描述一下2016年,或未來環保行業的發展,您會怎么闡述?

文劍平:我前面講的四個方面,積極方面非常令人鼓舞,但目前的現實情況,也有令人擔憂的一面。第一,靠創新驅動、靠創新發展才能解決國家環保問題這一點,整個行業認識還不足,環保技術、產品、工藝,(從國外)引進的東西比較多,尤其是技術、工藝,這是治理環保各種“病”所用的各種“藥方”,但現在拿出來的“藥”不一定能治好中國環保的各種“病”,第二個是環保的真正改善,是需要中國環保企業去完成的,我們有政府政策支持,有民眾意識的提高,但是最終是需要培養自己的大型的、可以依靠、有創新能力的企業去完成,這些企業要壯大是需要一個市場的,我們這個市場,水處理、垃圾、大氣等都是政府主導的市場,現在政府采取了強有力的措施,就是采取ppp模式釋放市場,所以使得環保企業,包括國有的、民營的,都獲得了空前的機遇。這個機遇,尤其是對民營企業有利的地方,ppp是政府資本和社會資本的結合。

主持人:您覺得對民營企業來說,目前的短板在哪里?

文劍平:不是民營企業有短板,是長板得不到發揮,比方說,ppp需要政府資源和資金資源,這就是民營企業的短板,如果是EPC,就是技術優勢、管理優勢占有很大比重,對訂單起決定作用。但是如果是ppp,那就是政府資源和資金資源可能會掩蓋了技術和管理的優勢,這就是我擔憂的地方。

主持人:目前您覺得環保市場對民營企業開放的程度還不夠?

文劍平:開放程度夠了,但是你選擇合作對象的時候,你不要只看他的資金和社會關系,更要看他的管理能力和技術創新能力,這是我比較擔憂的,這個方面我的感受是還不夠。

主持人:剛才跟文總聊得都是關于行業的話題,比如行業的空間和機會,但同時又亟需要解決的問題。接下來將跟文總聊聊他更擅長的污水處理和碧水源今后的發展目標,我們先通過一個短片了解下目前我們的污水處理現狀。

改革開放30多年,高速增長伴隨而來的是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一些地區水環境質量差、水生態受損重、環境隱患多等問題十分突出,影響和損害群眾健康,不利于經濟社會持續發展。

嚴峻的水污染形勢早已受到中央高度重視。自2002年以來,我國城鎮污水處理廠的數量以年均30%的速度增長,目前數量達到2002年的13倍,并先后進行了3次提標改造,處理能力達到2002年的4倍以上,城市污水處理率由2002年的30%左右提高到約90%。十八大以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步伐明顯加快。2015年4月,國務院發布的《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提出,加大水污染防治力度,保障國家水安全。截至2015年底,城鎮污水的處理能力達到1.82億噸,成為全世界污水處理能力最大的國家之一。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您的碧水源公司最有競爭力的技術就是膜技術,您跟我們說說,膜技術到底是什么技術?

文劍平:這個技術就是用膜去處理污水,膜呢并不是如很多人理解的可能是像塑料薄膜一樣,其實不是,我有一個樣品,這個就是我們叫微濾膜,表面是一層膜,做成了管狀的,叫中空纖維膜,水從表皮進去,從中間出來,用這個膜材料做成設備去處理污水,臟的東西就留在了外邊,讓微生物去降解處理,這就是微濾膜,壽命有八年。這是處理污水的微濾膜。

還有就是超濾膜,也是一根膜絲,用來處理自來水,它分離有機物的顆粒就更小,現在大部分的污水處理廠是用沙子去過濾的,就是五個微米的精度,大的東西會分離,小的顆粒就會過去了,我們就想用更精密的辦法去過濾自來水,這就是超濾。

主持人:我們現在想關心微濾處理污水后出水能達到什么標準?

文劍平:水從好到壞分為5個等級,Ⅰ到Ⅴ, Ⅰ是最好的水,直接可以喝,Ⅱ可以給自來水廠做水源,Ⅲ類可以做水源也可以做景觀,比如去游泳,Ⅳ類在城市里面只能作為景觀,你去游泳或做工業雜用,Ⅴ類給農業用水。這就是水的分類。如果比Ⅴ類還差,就是劣Ⅴ類,這已經沒有水的功能了,是有害的液體,用這個技術去處理污水,可以達到Ⅳ類,可以去游泳可以做城市景觀可以做工業雜用,把污水變成了資源,當然不是最好的資源,最好的是可以直接喝。

主持人:那這個超濾?

文劍平:這(超濾膜)是用來處理自來水的,要保障達到我們國家自來水的標準,共106項指標。這(反滲透膜)是用來做海水淡化的。

另外,碧水源用四年的時間,六、七十個人的研發團隊,三、四個億的資金,在琢磨如何把城市的污水如何處理到更高級別的新水源,實踐上是可行的,可以將Ⅳ類水中的抗生素、激素等細小的有機物拿掉,可以進入水源地了,這個膜就是干這個的,叫DF膜,可以把污水變成地表水的Ⅱ類,成為新的水源,做工業自來水,做城市地下水的補充水庫的補充,是Ⅱ類水了,是解決國家水資源少的技術方案。

主持人:所以您今天給我們帶來的這四樣東西呢,讓我們已經基本可以理解了我們這個膜技術究竟是一個什么技術,而且據我了解實際上現在這項技術在全世界范圍都是非常領先的,因為有這樣技術的企業并不多,可數的幾家,那么我們碧水源作為一家民營企業公司如何在技術領域能夠長期保證這樣一個領先的水平呢?

文劍平:確實作為一個民營企業,尤其是在中國的民營企業,我們講創新,要開發出治療“疑難雜癥”的東西,這樣才是常青樹,在企業里面的發展就會取得有利的地位,我們在01年開始用這個技術開發去處理污水的時候,實際上,在中國就是第一家,也是在05年研發造出一個具有10噸規模的、5萬噸的,在中國也是第一家,它夠了嗎?不夠。它只能解決水臟的問題,污水變到Ⅳ類,解決了水臟的問題,實際上在五年前,我們就在想怎么解決這個少的問題呢,我們現在國家在不斷的調水,也在海水淡化,當然我個人感覺,這是一個無奈之舉,有沒有更好的技術,所以我們就開發了這個,走在這個需求的前面,這已經在這個我估計在全球范圍里面就沒有人開發和使用這個技術,我們現在已經用它造出20萬噸的示范廠子,就是把污水變成Ⅱ類水,其實我們在琢磨,未來在琢磨的一定是超出五年的技術儲備,不會止步在這里,它本身也有往上提高的過程,在往上提高的過程中,不斷要規劃未來需要什么。

主持人:所以您現在技術已經領先同類行業甚至是領先世界水平已經有一大塊了,所以您不光是在解決中國的污水處理以及水資源的問題,是全球的這樣一個水資源短缺的問題,都在解決都在考慮,盡管剛才您講到這個PPP這個項目在拿到這個項目的過程當中可能會有一些各種各樣的困境,但是實際上我看到2015年我們碧水源在這方面是收獲頗豐的,一年當中拿到了50多個訂單,那么這50多個訂單拿到您是憑什么,是不是還是憑我們的技術?

文劍平:這要分幾個方面來講了,一個呢是保持我這個技術的有利地位,我們的一個概念就是我們在水處理領域,環保領域,是一個我們叫道德經濟。我們不能只賣“藥”,還要治“病”,就是說我是既有“藥”,又能“治病”,這一點是我的根。然后再去強化我的短板,就綜合資源不足,資金實力不大,所以在去年也在這個方面做了一些重大的調整。我們請國家開發銀行國開金融通過增發持股我們10%,這個企業就也具有國有背景了。雖然不是戴了“紅帽子”,他沒有控股,至少是系了“紅領巾”了,但這大大提高了我在政府里面的品牌價值和信譽地位,這是解決了一個問題。第二,國開行肯定是有錢,它的錢跟我需要的錢高度吻合。他的錢也是支持國家的戰略新興產業,環保就是國家的戰略新興產業。而且他也看上了我,在這個行業里面找合作伙伴,股份投資,他也看上了我,所以我把這兩個短板也就補的比較好了。再加上我有別人所不具備的(技術),所以我PPP的市場競爭過程中,也是有一點點優勢的。

主持人:那對于這個PPP項目您這么青睞嗎?您覺得這是一個比如說民營的做環保行業的企業都可以復制的一個模式嗎?

文劍平:是的,這個PPP,不要小看這3個“P”,我認為他除了從資金,政府做PPP的初衷可能是解決一些投融資方面的短板,減少政府負債,實際上PPP的背后啊,我自己的感受啊,是國家這個經濟改革的一個重大措施,因為這個工業領域啊都是政府的市場,都是各個地方政府所擁有的,怎么能夠釋放到市場,成為一個公開、公正的市場資源,企業沒有市場就沒有生命,如果有的把這個市場這個生命捂住了,不拿出來,這些企業就會死的,或者會縮小……


特码信封单双中特网